记我所郑子殷律师抗疫期间点滴

发表时间:2020-04-03

我不是医生,但我也有自己的抗“疫”阵地

在这场悲壮的战“疫”中

不可或缺的

是我们每一个人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-记郑子殷抗疫期间点滴

 

居家隔离,我是一家之主

 

1月23日,广东省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一级响应的部署,本该热闹喜庆的传统佳节变得前所未有的冷清,人们没有迎来团圆的美好,却被病毒锁在家中。一天、两天……睡醒一觉多七天,眼看就剩两天了,再睡醒又多了七天!

 

过去由于工作忙碌,我基本不在家吃饭,我也难得“宅”在家中。期初我烦躁,后来我迅速地调整好自己的状态,为了解决家人一日三餐的问题,我从疫情防控开始就到菜市场买菜,自己动手做饭,把会做的菜变着花样轮流做了好几遍,还从手机上下载菜谱,学会了做新菜,厨艺大涨。这段时间,家就是我的阵地,“宅”就是我的作战方式,防护好一家的安全,就是为社会为国家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 

然而,目睹着被疫情肆虐的同胞们,奔忙在一线抗疫工作中的医护人员们,自己却只能居家隔离置身事外,这对曾经在10年前参与过汶川和玉树一线救灾工作的我而言,充满了力不从心的挫败感,总觉得自己还应该再做点什么,我必须要做点什么。

 

建言献策,我是政协委员

缺乏专属标准的儿童口罩

 

2月12日,碧心公益中心(我作为发起人的一家专门帮助广州重症儿童的机构)一篇题为《被忽视的易染者:疫情中的肿瘤患儿》的推文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 

重症治疗中的孩子,免疫力比一般孩子差,预防感染是不容忽视的重中之重,专属儿童口罩成为他们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品。但各大药房均已“一罩难求”,儿童口罩就更没有了。很多患儿家长向碧心公益中心发出了求助。

 

除了到处筹集儿童口罩之外,我开始研究中国儿童口罩问题,却发现国内儿童口罩相关生产标准竟是一片空白!2018年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曾下达《儿童日常防护型口罩技术规范》标准编制计划,但只见通知,未见规范。透过口罩生产企业了解到儿童口罩亦无所谓的行业标准之后,直把人急得扒耳搔腮。

 

 2月16日,我以广州市政协委员的身份向市政协提交社情民意《关于解决儿童口罩问题建议》,呼吁制定儿童口罩广州标准。市政协迅速采纳我的建议,通过《社情民意专报》上报全国政协。同时,我将建议改成了全国版,逢人便说,呼吁制定儿童口罩全国标准,希望发动全社会的力量,迅速推动落实。

 

3月6日,广州出台《一次性儿童用防护口罩》企业标准。广州硬核助力儿童口罩有“标”可依,成为全国首个出台儿童口罩企业标准的城市。

 

3月9日,新华社客户端登载了我的建议,并编辑成舆情简报,送往国家有关部门,国务院妇儿工委协调推进。

 

3月19日,广东省发布《一次性使用儿童口罩》团体标准,“市标”与“省标”先后出台,为更多儿童口罩生产提供了专业支撑与保障。

 

3月26日,全国纺织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处组织完成的《儿童口罩技术规范》国家标准征求意见稿步入公开征求意见截止日期。这意味着儿童口罩国家标准即将出台,儿童口罩生产将彻底告别“无标可依”。

 

念念不忘必有回响,儿童口罩生产从鱼龙混杂到逐步规范,我非常庆幸自己能成推动其标准化发展的其中一份“广州力量”。

 

图片1

 

呼吁减租、行业联动助力复工复产

 

献策建言的匣子打开之后,我陆续向广州市政协提出多份社情民意,其中《关于进一步明确国资租金减免政策的建议》也被采用。该建议针对当时广州疫情期间租金减免优惠政策中,存在同为国资,国资委下属企业可免、行政事业单位下属单位不可免的问题;呼吁将行政事业单位下属国资纳入租金减免范围,实现同性质同待遇。

 

在发现广州行业协会、商会的企业会员亟需专业法律服务支撑后,我向广州市司法局、广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局相关领导献言,建议充分发挥广州市律师协会、广州市社会组织联合会的平台资源整合作用,为企业复工复产提供精准法律需求衔接。该建议很快便取得响应,顺利促成上述平台的联动对接。

 

做客媒体 为广州抗疫点赞

 

多次做客《南方都市报》南都观察团,以政协委员身份发表评论,点赞广州抗疫期间的创新亮点和举措。广州市妇联携手电商平台、“南粤家政”等多方力量,为驰援湖北医护人员的家属提供各种专业服务,我在肯定其“走心、接地气、有温度”之余,亦呼吁将一系列服务延伸至广州社区、民警等一线工作人员的家里,得到有关部门的响应。

 

公益同行,我是志愿者

 

1月26日,疫情爆发后,作为志愿服务组织的广东狮子会成立疫情应急援助工作领导小组,担任主要职务的会领导即日结束休假,恢复正常工作状态。作为第二副会长,前期我虽然人在家中,也积极通过电话、网络、自媒体等各种方式投身此次应援工作。至今广东狮子会共筹得善款4180106.11元;捐赠物资共约1083万元,其中约121万元的捐赠物资发往湖北省荆州市,用于支援荆州的广东医疗队一线疫情防护工作。在献血月(3月)系列服务中,发动超过960名会员及爱心人士参加无偿献血,献血量总计270500毫升,两登”广州献血”三月团体献血英雄榜。

 

图片2

(郑子殷律师参与中怡广百广场献血点志愿服务)

 

2月14日到3月15日期间,我向我所在的志愿服务机构 “广东狮子会岭南服务队”发起志愿服务行动,分别向市人大常委会、市政协办公室、越秀区人民法院、番禺区沙湾镇政府、市公安局天河分局猎德派出所、市公安局黄埔区分局联和派出所、海珠区青年志愿者联合会、海珠区南洲街道东风经济联合社妇女联合会、广州市慧灵托养中心、白云精神康复医院、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、东莞市人民医院、越秀区多个街道办事处等14个单位,捐赠25400个一次性防护口罩及消毒喷雾、洗手液等防疫物资。这些行动受到广州市政协党组书记、主席刘悦伦表扬。

 

图片3

 

2月28日,我工作所在的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向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捐赠N95口罩10箱共计4000个,以当时市面上最为紧缺的防疫物资,支持该院驰援武汉医疗队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,并向冲锋上阵的最美逆行战士们,表达内心的敬佩与感激。当中亦包含我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,虽如鸿毛轻,亦望聚沙成塔能有所贡献。

 

图片4

(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向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捐赠N95口罩)

 

截止3月24日,碧心公益中心共收到了128份来自热心企业、基金会和个人的爱心捐赠,接收口罩22412个(其中儿童口罩11839个),消毒用品一批。累计向中山一院、中山二院、中山二院南院、中山三院、省人民医院、珠江医院、广医一院、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、三九脑科等多家医院就医的血液肿瘤患儿和院外家庭,派出7730个成人一次性口罩、8536个儿童一次性口罩以及一批消毒洗手液,惠及900多人次。获悉情况后,2008年北京残奥会赛艇项目金牌得主、全国“五一”劳动奖章和全国青年“五四”奖章获得者周杨静也加入到为重症患儿筹集口罩的行动中来。她录制视频为孩子们打气,并筹集了1000个儿童口罩以缓解急需,和大家一起齐心抗疫。

 

此外,我本人也作为一名普通的志愿者,直接参与到越秀区六榕街象岗山、彭家巷社区一线的社区疫情防控工作之中。

 

图片6

(郑子殷律师参与越秀区象岗山上去防疫志愿服务工作)

 

 

坚守公共法律服务,我是法律公益人 

 

抗疫期间,我参加了省新阶联律师分会、省市律协的疫情防控法律服务团,以广州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的身份,参与广州广播电视台《站“疫”说法》节目,就8岁“熊孩子”刷爆爸妈1.3万元等疫情期间的热点未成年人保护问题进行普法宣传,并在线为市民解答法律问题。

 

图片7

(郑子殷律师参与《战“疫”说法》节目)

 

无独有偶,3月9日我接到陈先生(化名)来电,他们夫妇俩都投身在抗疫防控一线工作当中,出于无奈,只能将10岁的孩子单独留在家里上网课学习。期间,儿子通过ipad捆绑了陈太太手机,登录下载某网游公司游戏。经过多次充值,并以微信红包形式给游戏中认识的好友出借款项。但陈太太手机除收到一次扣款信息外,其余支出均无通知。直到3月8日,陈太太咨询“财付通平台”、调取资金使用情况,才得知损失金额已超过1.4万元。

 

夫妇俩心急如焚,多次向手机公司平台、财付通客服、12315等客服联系,沟通办理退款事宜,但均无法解决,一筹莫展。我们律师团队及时指导陈先生收集证据材料、梳理及整合案件情况。

 

3月11日,团队将相关情况向广州某未检部门报告,并转介案件,请求依职权为涉案未成年人维权。及后,该未检部门及时依法作出了处理。目前,网游公司已与陈先生协商一致,退还部分款项,纠纷得以解决。因为该案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,本案被司法部、中国政府法制信息网转载。

 

鉴于疫情期间未成年人与网游充值纠纷的案例激增,我们团队已经开通法律咨询热线,专门协助家长处理相关事宜。

 

图片8

 

疫情尚未结束,一线抗“疫”者还在日夜奋战,非常时期,我不是医生,也不是军人,我能做的、我所做的只是冰山一角。况且仓促应对之中,无论社会、企业、个人需要改进和反思的地方尚有很多。但无论如何,时代在进步,科技在发展,国家治理在创新,公共服务在创新,公益服务也在创新,让我们同舟共济、携手同行,让每一份行动都增添一份抗击疫情、驱散阴影的力量。

 

愿我们早日攻破这“疫”关。

 

愿春早来,花城春满,山河无恙,人间皆安。

 

 

郑子殷简介

郑子殷 |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

供   稿 | 郑子殷律师团队

排   版 | 麦瑞婷

核   稿 | 苏慧英

审   定 | 王   静